環評眉角_苗栗環評工作坊課程分享

【如何閱讀環說書?】

    當一個開發案可能會對周遭環境造成重大影響的時候,開發單位必須在開發前對案件中可能造成的影響與範圍作出評估,這份評估報告,我們稱為環境影響評估說明書(以下簡稱為環說書),通常這些環說書的內容會由開發單位所聘僱的顧問公司來做成。根據這幾年EJA打環境訴訟的經驗,其評估書的內容常常會有缺漏或是資訊被隱藏的狀況,到底環說書中哪裡可信?又有哪些資訊被刻意隱瞞呢?
 
    惜根台灣協會的林子淩秘書長在課程當中分享過往參與環評的經驗,在地質與地形的部分,尤其在山坡地開發的案件中,許多開發單位會在開始作環境影響評估前先行整地,並且把整地後的地形高程圖放進環說書中。但這樣的高程圖已無法代表原始的地形。林秘書長提到,不管整地是在獲得土地所有權之前或之後,環評時都應該要求開發單位提供整地前的原始地形資料,她建議學員可以透過Google Earth工具從歷史資料中找出過往幾年的地形變化,並透過地理資訊的疊圖功能找出開發基地位於何處、可能會影響到哪些人,對生態的影響規模等等。目前Google Earth工具依然為免費使用,對於關心環境的夥伴來說無疑是一大利器。
 
    開發單位在整地的時候,為了減少廢土運出,常會以挖填平衡的方式來處理。「挖土」對於地質的安全是一個問題,但是「填土」其實更會嚴重影響建築物的安全。因為填土時造成的空隙比自然形成的土層來的多,穩定度也不夠,填土後的地質很容易因為降雨強度過大,或是地震因素而發生崩塌,危及居住在基地下方的居民以及開發基地中工作人員的安全。
 
    環說書中除了地質之外還有很多被隱藏的資訊,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政府單位做任何事情必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根據林秘書長的經驗,「台灣採購公報網」是一個十分有用的資料蒐集管道,政府曾經編列的預算,發出去的外包,在這個網站上都已清清楚楚地呈現。
 
    其實這些資訊並不難被找到,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行動!

【生態議題分享】

    本次環評工作坊很榮幸邀請到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的黃于玻總經理來作生態調查經驗的分享,他提到苗栗的淺山生態系十分豐富,石虎、灰面鷲都是苗栗十分重要的資產,但在環評中的生態項目常常是被犧牲的部分,而開發單位提出的環評承諾常常由於檢核不落實,最後都只能淪為口號,甚至完全沒有可行性。
 
   而講者也提到一個值得我們思考的現象,通常在一個開發案件中,如果開發單位或當地居民沒有提到開發基地有保育物種,工程師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為了讓工程更有效率的進行,往往會作出最容易破壞生態系統的規畫,這是因為生態最佳的地方通常沒有人居住,或是土地所有權較為單一,因此在進行開發的時候較不會有抗爭發生。
 
    在環評中也可以看到許多對保護生態的錯誤概念,最嚴重的莫過於生態廊道的設置。因為現行的設計,通常是在未作動物路徑調查下,去設置幾個廊道來交差,但若沒有作調查,怎麼能知道如何有效的引導動物使用這個廊道,進而真正落實保護生態的目的呢?
 

    過往對於生態問題的印象都是在比較偏遠的地區才會遇到,然而在都市附近的開發對於野生動物的影響更大,都市附近的生態環境絕對說不上很好,但對於野生動物來說卻是僅有的難民營,任何未經考慮的變動都有可能造成無法回復的衝擊。

【實作練習_世界咖啡館】

    下午的世界咖啡館以裕隆三義二廠興建案的環境影響說明書為例,依照環境項目分為四組,每一桌皆有一位桌長負責帶領學員參與討論,並且從各個環境面向提出可以在二階環評範疇界定使用的訴求。當整個討論完成後,桌長會整理所有學員的見解,並發表結論,同時兩位講師亦以自身的經驗提供建議,這樣的一個課程設計,相信能為關心環保的苗栗夥伴們裝備不少武器,在日後參與二階範疇界定的會議中,能以更有條理的方式來捍衛苗栗的自然環境!
 

    講師在最後的建議中也提到很重要的一點,在二階環評的參與中,與一階環評最不一樣的地方是人民有機會在範疇界定會議中就調查的項目、方法、時間以及範圍上作要求,與一階環評比起來,民眾能有更大的影響力。雖然在範疇界定會議上的所有要求都值得嘗試,但論述一定要有根據。漫天喊價的方式很容易被打上”為反對而反對”的標籤,會使未來的行動增加難度。
Facebook
Twitter
Email

相關文章

論公正轉型的緣起與發展

公正轉型的概念,並非於學術研究之理論思辨而生,而是隨著經濟轉型與環保運動的推波助瀾,由實際行動而驅動形成的產物。提出公正轉型概念的目的,在於保護環境的同時,亦保障第一線勞工與社區的工作與健康。

從煤礦礦村議題談當代氣候變遷下之公正轉型

因為總統大選期間,賴清德萬里礦村老家遭指控為違建,「礦村」議題才稍稍被社會關注;卻也隨著選舉落幕,議題又消逝無蹤。萬里從日治時期以來,一直都是早期重要的產煤礦區,世代的礦工家族居住於此,卻為什麼這些長久的礦村最後反而落入違建爭議?煤礦停採後的臺灣又如何面對這些失業的礦工?而近年來,隨著氣候變遷COP24喊出的「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又與礦村爭議有什麼樣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