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長必考題》社子島關渡平原大挑戰

在氣候變遷調適的考驗下,臺北市該往什麼樣的都市發展?
本會秘書長表示,當他在嘉義演講時,有老人家說,天氣炎熱,趕快去樹蔭下乘涼。現在的人反而是躲在屋裡吹冷氣。熱天出門還要帶外套,外面熱得要命,但進到大樓又冷得要命。這是不是一種溫度的矛盾。
 
任何環境問題,都必須「系統性思考」,從調適的角度,社子島與臺北市共同面對著「水循環」的洪患問題、「熱循環」的熱島效應,以及最後臺北市在這樣的環境下,該如何進行都市規劃和發展?市長候選人們!請說清楚!
 
以生態系統為基礎的宜居都市
在目前最夯的氣候碳排放減緩的議題下,氣候變遷的調適(韌性城市和降低脆弱度)反而是候選人們,最少著墨的地方,彷彿,水患不會在臺北發生、越來越高的城市溫度不會發生在臺北市(臺北市已經屢屢破全國各縣市最高溫的紀錄)臺北從1960年葛樂禮颱風後,以大台北防洪計畫,蓋起200年頻率的防洪工程,獨獨排除社子島!限制社子島的發展,卻反而讓社子島成為臺北少數具有大面積綠地的區域,關渡平原則擁有重要的紅樹林生態系,卻因為疏洪以及以 「保持濕地生態為由」必須砍伐,但紅樹林卻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碳匯生態系,是陸地森林的四倍。砍伐不斷讓生態系造成破壞,同時也釋放更多封存在紅樹林區的碳排放。反而讓原本封印的碳亡靈,全部釋放到空氣之中。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都市發展?
我們需要的是越來越富有的台北市?還是越來越安全和適居、宜居的臺北市?而臺北市創造的富有,卻集中在少部分人手中?貧窮滾出去,富人快進來?這是我們要的臺北市發展?還是我們可以發展出多元、兼容各種文化、與自然共榮共存的臺北市?這是我們選民要好好思考的問題,更是臺北市長不可逃避的城市治理問題。8年後,2030年是關鍵的氣候變遷檢驗點,如果這屆選舉,我們又選錯人,那我們真的撐得到2030、甚至是2050年嗎?
Facebook
Twitter
Email

相關文章

論公正轉型的緣起與發展

公正轉型的概念,並非於學術研究之理論思辨而生,而是隨著經濟轉型與環保運動的推波助瀾,由實際行動而驅動形成的產物。提出公正轉型概念的目的,在於保護環境的同時,亦保障第一線勞工與社區的工作與健康。

從煤礦礦村議題談當代氣候變遷下之公正轉型

因為總統大選期間,賴清德萬里礦村老家遭指控為違建,「礦村」議題才稍稍被社會關注;卻也隨著選舉落幕,議題又消逝無蹤。萬里從日治時期以來,一直都是早期重要的產煤礦區,世代的礦工家族居住於此,卻為什麼這些長久的礦村最後反而落入違建爭議?煤礦停採後的臺灣又如何面對這些失業的礦工?而近年來,隨著氣候變遷COP24喊出的「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又與礦村爭議有什麼樣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