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立法論壇 場次一:為什麼要立法】側記 Part 1

為了解決台灣核廢處置問題,由環境法律人協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等團體共同在3月4日舉辦「#核廢立法系列論壇 專題一:為什麼要立法?」,邀請各界代表表達對核廢立法的看法。
本次側記將分成四篇,逐一為大家說明各場次的重點在哪裡?
論壇第一場次由主辦單位之一的環境法律人協會 #特聘研究員謝蓓宜 引言,介紹台灣的核廢處置現況、法制現況,並說明為什麼核廢的處置選址一定要經過立法,並納入公民社會的事前知情與參與。
我國核電廠陸續進入除役,在核二廠也停機除役後,僅剩下核三廠一座運轉中的核電廠。不過除役並非就代表沒有核廢料問題,反而在除役之後,核廢料處置的問題愈加突顯,亟待解決。
現階段核電廠除役之後,因欠缺核廢最終處置的相關法制,即使在原能會規定25年內能夠順利完成除役,但在高階與低階核廢料均未移出原本場址的情況下,等於沒有實質除役,衍生諸多核廢處置未決的困境,使地方民眾仍必須要和核廢料共存,即使政府承諾核電廠不會成為最終處置場址,在沒有完整法制框架規範的情況下,相當於是空口白話,難以令人信服。
政府遲遲未能找到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因此以「中期集中式貯存設施」做為替代方案,希望可以先找到一塊合適的土地,將低階與高階核廢料集中貯存,做為找到最終處置場址的過渡方案。然而即使是「過渡方案」,實際選址運作後也可能耗費數十年以上的光陰,與一般的開發案設施難以比擬。若未在事前知情與共同參與的前提下,選出任何場址都只是複製過去威權時期強迫地方居民接受的做法。
台灣目前僅有民國95年施行的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場址設置條例,以法律的層次規定低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的選址,然而更加危險的高階核廢料,卻遲至今日都沒有完整的法規告訴行政機關如何啟動選址,更遑論台電現階段期望以中期集中式貯存設施作為替代方案,未來中期貯存設施可能運作至少40年來存放核廢料,對於地方居民也相當於一輩子的光陰,若沒有完整的法制規範行政機關、保證人民權益,將會形成極大的破口。
在NGO場次的報告中,謝蓓宜研究員不斷強調選址應使資料公開透明,讓民眾得以事前知情,並且有能夠參與選址決策的空間,唯有擬定完整的法律規範,才能夠在確保民眾權益的基礎上,解決核廢處置的社會爭議。
Facebook
Twitter
Email

相關文章

海洋需要你!保育為本 盡速通過海洋保育法 會後新聞稿

聯合國於去年(2023)通過《全球海洋公約》,以2030 年前保護至少 30% 海洋為目標,身為海島的臺灣,仰賴海洋提供給我們的資源,但尚沒有《海洋保育法》可以保障海洋生態環境、鞏固漁業資源永續。台灣為海島國家,更應積極守護海洋生態環境,海洋基本法公布並施行至今已逾四年多,經各環境團體長期的倡議與推動,海洋保育法的立法已獲得社會高度共識,行政院亦已於新會期開議前便送出政院版海洋保育法草案待立法院審議。

對此,環境團體代表與漁民夥伴於內政委員會排審海洋保育法草案的前夕舉辦記者會,表達支持應儘速完成海洋保育法的三讀,同時呼籲內政委員會委員能以保育為本,共同合作完成海洋保育法審議工作,為新國會新會期樹立良好典範!

公正轉型於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中發展之脈絡爬梳

公正轉型的概念,於第28屆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中受到各方公民團體的高度倡議:We want “justice” transition, not “just” a transition.(我們要的是公正轉型,而非只是個轉型)。從2015年巴黎協定(COP21)中僅於序言提及一句的公正轉型,到2023年公正轉型勢如破竹地發展,究竟公正轉型的概念是如何於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一步一步受到政府間的正視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