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日記】永侒礦場開發案實地勘查心得

(文/邱筠庭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五年級)
 
​今年暑假來到環境法律人協會(EJA)實習,接觸了永侒礦場開發案,也因此於8月10日前往宜蘭縣員山鄉的中華村與居民進行簡單的訪談以及現勘開礦預定地。​
 
​搭車前往訪談地點的過程中,沿路都是都市無以見得的山水田園風光,給人很愜意的感受,然而時不時就會看到砂石車轟隆隆地行經不算寬的道路,驚醒了我享受宜蘭這邊好山好水的夢,重新整理心情,準備與這陣子不斷在新聞報導與環說書看到的居民「本人」面對面,期待的同時也感到忐忑,期待得到這陣子接觸本案未解之謎的答案;忐忑了解社會黑暗的那一面。
 
​永侒礦場的案件,讓我們看到了當地居民為了維護家園的團結與凝聚力,但也不乏有因為這個案子使居民被分化的問題存在,中華村內部因為此開發案,正反立場不停地較勁,甚至歷經了村長的罷免,與居民談及內部分化的狀況時,他們先是寡言的說了句:「是啊,有被分化。」沉默了幾秒後才娓娓道出被分化的諸多原因。永侒實業長期回饋社區,包含老人營養午餐、學生獎學金等等,本是美事一樁,但在永侒挾著以往的回饋去談新礦場的開發,使得這件美事似乎成為開礦的起手式,也成為堵上反對意見的最佳膠布;反對開發的居民們也承受很多我們無法想像的壓力,流言蜚語、不實指控四處傳播、傳票接踵而至以及各方的質疑,都讓他們在維護家園的這條路上舉步維艱,當日意外看到永侒實業製作送給居民觀看的精美報告書,表面看似在報告自103年以來回饋在地的成果,內容卻滿滿隱含著對反對方代表人物的指控,以上各種原因都加深了居民分化,就算之後成功守住這片好山好水,村民之間分崩離析的情感如何修復?在我最初擬定訪綱時,想問居民若是不幸開發案通過,他們的打算。然而看著在抗爭路上努力的居民,實在無法將問題問出口。
談話過後,由居民帶領我們前往開礦的預定地,也終於領教了環說書中開發單位所謂的「路況良好」是怎麼樣的風景。
我們是搭乘小客車上去的,車子是一路顛簸的爬行,車內的我們當然也是左搖右晃,甚至半路車一度卡住無法上去,左右側的植物們也幾乎貼著車子,車身滿是植物分享的雨水,後段為了方面我們便下車步行,憑藉此行我就了解到路面崎嶇且狹窄,小客車行駛都勉強,何況是一臺臺大型的砂石車?若要開發,在砂石車路線上就是大工程,大規模的砍樹挖土勢必無法避免,就我親眼所見,絕無環說書敘述的那樣雲淡風輕。
 
這次場勘算是加深我們了解永侒礦場案那些無法在環說書或新聞看到的背景,可以知道居民們面對的挑戰、村裡實際情形、環境真實的面貌等等,還有在公開場合據理力爭的居民,實際也不過就是一般人,有脆弱的時候、需要幫助、需要支持,而他們要保護家園不被破壞的那份心也很純粹、沒有雜質。雖然本件開發案在今年6月10日環評會議審查決議應繼續進行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該審查結論於6月30日公告,EJA律師團也協助居民針對該審查結論提出訴願,將會是一場長期抗戰,再加上9月的村長補選,相信也是一個新戰場,很考驗當地居民的團結一心。
 
在場勘的路上居民介紹樹木時,說到這些樹不太結果,但意外在此時,我們就見到一顆掉落在地上的果實,居民說這是「蘋婆」,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裡有它的果實,希望這對中華村的居民而言是個好兆頭。
Facebook
Twitter
Email

相關文章

論公正轉型的緣起與發展

公正轉型的概念,並非於學術研究之理論思辨而生,而是隨著經濟轉型與環保運動的推波助瀾,由實際行動而驅動形成的產物。提出公正轉型概念的目的,在於保護環境的同時,亦保障第一線勞工與社區的工作與健康。

從煤礦礦村議題談當代氣候變遷下之公正轉型

因為總統大選期間,賴清德萬里礦村老家遭指控為違建,「礦村」議題才稍稍被社會關注;卻也隨著選舉落幕,議題又消逝無蹤。萬里從日治時期以來,一直都是早期重要的產煤礦區,世代的礦工家族居住於此,卻為什麼這些長久的礦村最後反而落入違建爭議?煤礦停採後的臺灣又如何面對這些失業的礦工?而近年來,隨著氣候變遷COP24喊出的「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又與礦村爭議有什麼樣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