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公正轉型的緣起與發展

公正轉型的概念,並非於學術研究之理論思辨而生,而是隨著經濟轉型與環保運動的推波助瀾,由實際行動而驅動形成的產物。提出公正轉型概念的目的,在於保護環境的同時,亦保障第一線勞工與社區的工作與健康。

 

1970年代公正轉型概念出現的背景─反核裁軍運動

在1970年代,伴隨著反核裁軍運動和普遍呼籲遠離核能的呼聲,勞工們開始擔憂可能會發生大規模裁員而導致大量勞工失業。為了避免戰後出現大規模結構性失業和經濟動蕩,石油、化學和原子勞工工會(Oil, Chemical and Atomic Workers’ Union, 簡稱為OCAW)的領袖托尼馬佐基(Tony Mazzocchi, 以下簡稱馬佐基)主張,應正視轉型過程中原子產業勞工的工作權益,其具體靈感來自於《美國軍人權利法案》(簡稱為G.I. Bill),該法案的目的在於安置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退伍軍人,例如提供失業給付、貸款、高等教育與職業訓練的各種經濟補貼。馬佐基認為,因反核裁軍而失業的原子產業勞工應該獲得類似的支持,而公正轉型的概念亦因此應運而生。

 

1990年代公正轉型發展的脈絡─勞工超級基金

於1980年代,科學家和環保人士強調使用化學殺蟲劑的危險性,美國環境保護署強制要求Velsicol公司暫停銷售兩款有毒的殺蟲劑,導致該公司關閉其於伊利諾伊州馬歇爾(Marshall)的工廠,並解僱了所有時薪的員工。環境保護署透過成立「超級基金」,投入超過1000萬美元用於清理類似場址所造成的環境污染,包括製造工廠、加工廠、垃圾掩埋場等。然而,這並未包括對於被解僱勞工的補償。馬佐基質疑,為何沒有一個用於支援因環境政策失業的勞工基金。1993年,馬佐基主張建立一個名為「勞工超級基金」的計畫,為失業勞工提供經濟支持,以幫助他們過渡到新的就業機會。這樣的基金可以幫助勞工在面對變革時更順利地渡過轉型期間,減輕其負擔。這個基金的目標,是找到勞動與環境保護的平衡解方,化解兩者之間的對立觀點。

 

1997年代公正轉型的深化─成立公正轉型聯盟

於1997年,由於勞權運動者萊斯·李奧波爾德(Les Leopold)和石油、化學和原子勞工工會主席鮑勃·韋吉斯(Bob Wages)開始召集有組織的工會,以及受到環境惡化影響的社區代表,成立公正轉型聯盟(Just Transitions Alliance,簡稱JTA),以工會、受到環境惡化影響的社區人民,這兩個群體的角度來討論公正轉型可能是什麼樣子。JTA的目的,正是為了支持勞工和環境受影響社區人民,在面對經濟轉型與環境保護之際,能夠得到公正公平的對待。於此階段的公正轉型強調將工會主義與環境運動相容,宣示將與第一線勞工、生活在污染行業邊緣的社區人民,共同創造健康的工作場所與社區。這意味著環境與勞動正義的結合,確保勞動工作和環境保護都能得到公平地對待。

 

2000年後之公正轉型發展─於全球開枝散葉

煤礦產業為美國許多在地社區提供重要的經濟支持,若在氣候變遷的脈絡下,為了減緩溫室氣體排放而進行產業轉型,許多仰賴煤礦產業的在地社區可能擔心轉型過程會失去過程既有的工作與收入。到了2001年,由於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 , 簡稱AFL-CIO)站在反對產業轉型的立場,傾向支持煤礦開採,而導致公正轉型的概念於美國的發展陷入低潮。然而,於國際間,公正轉型的概念卻透過國家工會的宣揚,而傳播到全球各地。公正轉型主要是由全球北方的工會推動的戰略,積極將勞工和環境議題聯繫起來。舉例而言,包括西班牙的勞動委員會(Comisiones Obreras , 簡稱CCOO)、英國的勞工代表大會(Trades Union Congress, 簡稱TUC)等。甚至,公正轉型在全球南方也有一定程度的傳播,例如澳洲的貿易聯合理事會(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製造業勞工工會(Australian Manufacturing Workers’ Unions),以及在南非的金屬勞工聯盟(National Union of Metalworkers of South Africa)等。於2000年後,可謂發跡於美國的公正轉型概念,逐漸於全球開枝散葉。

 

透過歷史的眼光看待氣候變遷下勞工和環境之間的連結

第21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1)所簽訂的《巴黎協定》提及,在考量到勞動工作的公正轉型前提下,承認氣候變遷是全人類共同關切的事項。同時,要求在採取因應氣候變遷的行動之際,各方應尊重、促進與考量人權、健康權、原住民族、在地社區、移民、兒童、身心障礙者、女性的權利以及代際正義。亦即,公正轉型的概念,透過《巴黎協定》導入因應氣候變遷的理念之中。此舉雖然提高了人們對於低碳轉型中社會維度的認識,也使這個概念變得更加受歡迎,然而現在我們經常聽到的有關「公正轉型」的概念,其實是經過四十年,由勞工以及第一線社區在不同地方、國家和國際層面努力奮鬥進行辯論與運動的結果。須特別注意的是,公正轉型於其概念深化的過程,將視野逐步地擴大到環境受影響的社區人民,而不再僅僅侷限於勞工的角度。這提醒我們不要忘記公正轉型這個概念的深厚歷史和重要背景,以及它是如何經過長時間的積累才變得如此重要。若不強調中公正轉型概念的歷史重要性,可能會有低估甚至忽略勞工運動、受環境惡化影響的社區抗爭對於有關低碳轉型討論所作出的貢獻,甚至會進一步強化一個誤導性的說法,即勞工和環境議題是無法相互調和的。實際上,應該更多地關注勞工和環境之間的聯繫,強化公正轉型的概念,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應對氣候變遷的艱困課題。

Facebook
Twitter
Email

相關文章

淡海新市鎮公七公園自救會:守護公七公園 維護交通安全 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新北市政府預計於淡海新市鎮公七自然公園興建「淡海新市鎮新設立警消共構大樓」,但遭到當地居民強烈抗議。由淡海新市鎮地區超過20個社區參與連署的居民組成「淡海新市鎮公七公園自救會」今早於新北市政府舉行記者會向侯市長及新北市府團隊陳情,自救會呼籲新北市政府應對此計畫交通動線以及原始生態系統保育予以回應。

呼籲新北市政府放棄淡北 為市民保留一片綠色廊道

爭議二十五年的淡水河北側道路(淡北道路)不當開發案,於2021年3月31日由EJA律師團提出行政訴訟後,已於昨日(6月5日)言詞辯論終結,將於7/11(四)一審宣判。並於今(6/6)在新北市政府前舉行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