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家報導桃園場:講座側記

毒家報導桃園場 : 毒化災危機,誰來救援講座側記

引言人| #林木興⁣​
化學物質各有不同的主管機關,如果是毒性化學物質,受到管制較高;一般的化學物質則比較寬鬆。行政機關一開始會拒絕化學物質公開,會告訴你 #企業有營業秘密,無法公開,但 #社區民眾來說,需要的可能只是我 #知道有什麼風險,以及 #緊急避難的指示。⁣​
⁣​
現行法規中,針對災害防救所規定的類別有很多,不同主管機關所負責的災害也有所不同,例如火災是內政部,但像高雄氣爆其實是工業管線,不屬於內政部管轄,消防員還是得到現場去。⁣​
⁣​
環保署化學局所管的主要是毒性化學物質,#一般的化學物質到底該由誰來管#沒有一個專責的機關負責,從哪裡可以知道?化學局所建構的化學雲資訊系統中,要求其他的機關拋轉化學物質管制的資料進去,其實就能看到毒化物以外的化學物質管制,包含經濟部工業局、經濟部商業司、環保署化學局、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等各有管轄,到底是誰來負責,還是不清楚。⁣​
⁣​
與談人| #葉芊妤⁣​
消防署一般負責處理風災、震災、火災、爆炸、火山災害等,但在消防法裡面也規定災害搶救屬於消防工作範圍,由於化災也伴隨火災,所以這些都變成消防人員要處理的事情。⁣​
⁣​
台灣化災最大的問題是 #沒有一個專責的應變隊來處理,目前就是會讓基層人員來處理。理論上消防人員該做的應該是疏散民眾跟區分出救災現場的熱區,但在現行機制還是做不到,資訊不足的情況下,還是會讓消防隊員進去搶救。因為現在消防員的人力不足,消防隊裡面可能會有一個分隊同時是救災、救護、化災專責隊,資料上會分開寫,但他們同時是三合一,什麼都要做。初階人員因為沒有專責人力,就會發生很多問題。⁣​
⁣​
比方遇到複合性災害的時候,消防人員用打火的邏輯處理化學災害,這也是敬鵬大火發生的事情。消防人員遇到化災的時候,平常訓練不夠,又沒有能提供諮詢的應變人員在,可能在現場就用打火的想法去救災。#消防員應該要有一個專門的隊伍來處理毒化災,法規上也需要有個專門的單位,這可能不一定是消防員,若是給予現在的環境事故專業技術小組更多權責,給他們人力、裝備,提升為具有專業救災能力的應變隊伍,可能比完全交給消防員處理更好。⁣​
⁣​
與談人|#單信瑜⁣​
工廠要對自己的安全負責,政府是協助民間業者進行自主管理,不是政府來管理。工廠的安檢合格不代表不會燒,工廠裡面對搶救造成危害的因素很多,可能消防員進去災害現場,連平面圖都沒有,所有人摸黑,雖然不是毒化災,對消防員危害也很大。⁣​
⁣​
針對 #化學物質配置圖,不限於毒性化學物質,#只要有危害性#通通要標明。一般化學物質危害性絕對不亞於毒化物,比方工廠內存放甲苯30噸,易燃易爆,很多不是毒化物的東西才是造成最大的問題。當我有足夠的資訊,至少我進去前,可以去做風險評估判斷,評估裡面燒的差不多了,進去會爆炸,一定是送死,就不要進去了。⁣​
⁣​
其實問題不在於工廠不合乎現在的安檢項目,而是化學品平面圖是否有放在警衛室,之前廠商會有各種理由不給你看,說配置圖是工廠機密,放警衛室會外洩….現在都要改善。但是即便是現在已經配置了平面圖給你看,現場去場勘、輔導訪視,時間只有60分鐘,是工廠帶著你走,人家不給你看的,你還是看不到。⁣​
⁣​
重點不在於依法規去做什麼,反而是現場的風險評估、現場的管理有沒有做到位。當法令沒有要求,現場化學作業隨便處理,裝放化學物質的容器鏽蝕,物品擺放位置都不在你圖面上的位置,這些可能都稽查不到,但#每一個細節都對消防救災的風險造成危害。⁣​
⁣​
更多精彩講座內容,現在就跟我們一起觀賞錄影回放吧👉👉👉https://bit.ly/3qjTeXj⁣​
***⁣⁣​
所有場次共同主辦單位:⁣環境法律人協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地球公民基金會、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東海大學社會責任計畫誠食・好氣・靚水・共善、大肚山改善空污協會⁣

 

Facebook
Twitter
Email

相關文章

論公正轉型的緣起與發展

公正轉型的概念,並非於學術研究之理論思辨而生,而是隨著經濟轉型與環保運動的推波助瀾,由實際行動而驅動形成的產物。提出公正轉型概念的目的,在於保護環境的同時,亦保障第一線勞工與社區的工作與健康。

從煤礦礦村議題談當代氣候變遷下之公正轉型

因為總統大選期間,賴清德萬里礦村老家遭指控為違建,「礦村」議題才稍稍被社會關注;卻也隨著選舉落幕,議題又消逝無蹤。萬里從日治時期以來,一直都是早期重要的產煤礦區,世代的礦工家族居住於此,卻為什麼這些長久的礦村最後反而落入違建爭議?煤礦停採後的臺灣又如何面對這些失業的礦工?而近年來,隨著氣候變遷COP24喊出的「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又與礦村爭議有什麼樣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