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徵收才敗訴,航空城竟又再啟徵收 居民、團體呼籲鄭文燦副院長出面遏止浮濫徵收 

居民、團體呼籲鄭文燦副院長出面遏止浮濫徵收

桃園航空城4處早就被剔除徵收的住宅社區,交通部民航局居然又再啟徵收計畫。交通部民用航空局6/27號,將召開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內4處剔除區納入區段徵收都市計畫再公開展覽前說明會。這4處聚落反徵收居民與民間團體,今日於行政院門口召開記者會,訴求行政院副院長鄭文燦應要求交通部民航局停止再啟擴大徵收的都市計畫變更;並呼籲民航局不要濫用民眾參與機制,讓反徵收民眾又陷入家園、土地可能被徵收的惡夢。

桃園航空城都市計畫已有明確審議辦法,針對有意被徵收之民眾,無論是集合住宅或獨棟房舍,都有對應處理原則。這4處第一種住宅區(東隆凱悅君品社區、光明街、過田、崁下-自強社區),早在2014年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第832次會議中,就因為在地居民強烈反對、屬於既有合法社區及聚落,劃成第一種住宅區免於被區段徵收。而且在都市計畫、土地徵收多年審議的過程中,未曾發生改變;而今民航局卻要在機場園區土地徵收敗訴後,旋即舉辦納入區段徵收都市計畫再公展前說明會,不但毫無必要,更有打擊反徵收民眾之嫌。因此今日包含光明街八十幾歲的居民許陳阿蔥、君品社區居民陳文志、東隆凱悅住戶孫啟川、在抗爭中長大的君品社區二代游禕依、過田居民莊惠珍、崁下社區居民呂文忠及吳明哲、航空城反迫遷聯盟蔡美齡等反徵收居民特地北上行政院表達不滿。

 

地方居民強烈表達反徵收   

光明街八十幾歲的居民許陳阿蔥表示,她已經八十幾歲了,今天還要來台北抗議,是想到她年紀已經這麼大了,如果家園土地被徵收,那到底未來的生活要何去何從。為什麼當初說不用被徵收,現在卻又要納入徵收範圍,政府到底有沒有要照顧百姓生活。

年年都收到不在徵收範圍內的公文,現在竟又重啟徵收討論
君品社區居民陳文志
表示,今天之所以會來到行政院門口抗議,是為了他們的家園和土地。十年前,政府啟動航空城計畫,也開啟了他們的被徵收惡夢。這十年來,每天過著戰戰兢兢如臨深淵般的生活,好不容易爭取到劃為住一(第一種住宅區)剔除徵收,甚至也拿到桃園市政府和交通部民航局的公文確認劃成住一剔除徵收,得以保留房子和土地。而今,卻又收到要再次納入徵收的說明會通知,著實相當震驚。特別是他們從民國106年都委會審定為剔除區段徵收的第一種住宅區後,君品社區每年都發文給各局處確認是否持續維持住一剔除徵收,直到今年也都還收到包含交通部民航局、內政部營建署、桃園市政府、桃園市政府地政局的回函,也都維持住一。陳文志繼續說,倘若政府真評估要將君品社區納入徵收,那未來將無法再信任政府,並呼籲現任行政院副院長鄭文燦能信守承諾,保障居民的家園。

東隆凱悅的住戶孫啟川先生表示,20幾年前為了買這個房子,貸款好不容易繳清,然而現在已經60幾歲,好不容易無債一身輕,靠退休金在生活,卻又傳出政府要徵收,自己根本無法再負擔因徵收搬遷可能產生的房貸,若要搬遷又該何去何從?居民已經在這裡住的很安穩,身體也都很好,徵收後,難道要居民躺在路邊睡覺?希望社會大眾可以支持反徵收的居民

君品社區居民游禕依,是在抗爭中長大的二代。她說他是快要畢業的大學生,十年前長輩出門抗爭,就已經對家鄉有深厚的感情,但當時年紀太小沒有力量去抗爭,但當看到周圍土地漸漸被徵收,覺得心情很沈重。但現在她可以站出來跟長輩一起爭取自己的權益,特別是航空城缺乏公益性、必要性,且土地超限利用的情況下,卻又再有財團利益的情況下,又要被納入相當不公義。她也像想要納入徵收的居民喊話,彼此不應該是對立方,真正的問題是政府沒有將民眾的損失納入。

過田居民莊惠珍表示,過去很高興政府將該區剔除徵收,在當地住得很習慣,既然沒有必要就不應該再開發,現在竟然又要徵收,帶給居民莫大的困擾,我們要繼續住在這裡、想要安居樂業,真的是非常艱苦,好不容易已經剔除,為什麼最近又要把我們納入徵收,真的是莫名其妙!

自強社區居民吳明哲說明,社區在2014年的832審定版都市計畫中,是可以保留的住宅區,卻在2018年的919審定版都市計畫中被大面積的改為產專區,雖然有少部分的鄰居得以保留,但自己是被變更、徵收的一員,因此不服處分並提出撤銷徵收訴訟,也有幸在上周一(6/12)經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勝訴判決,法院認可了該處徵收無必要性。沒想到民航局在敗訴後,居然立刻舉辦社區納入徵收的說明會,到底居心何在!既然一開始就沒有區段徵收的必要,呼籲民航局就不要再擾民,讓人民好好生活。

若要重啟徵收,應同步啟動聽證程序

航空城反迫遷聯盟蔡美齡表示,反迫遷的居民在計畫初期辛苦走上街頭抗爭,經過多年努力好不容易爭取到剔除徵收、保留家園的成果,如今民航局居然又特地為了部分想納入的聲音而舉辦公展說明會,簡直欺人太甚!如果民航局真的要辦,請公平對待想剔除的居民,目前整個航空城內有許多人因徵收後難以重建家園而整日苦惱,請民航局為這些居民舉辦剔除徵收的說明會!

此外,現任桃園機場公司顧問潘陳火(航空城計畫審議時時任民航局工務處副處長)曾在會議中說明東隆凱悅及君品社區因不在飛機航線經緯度內、不影響飛安,准予剔除徵收,若民航局又要變卦徵收已剔除區居民,也請開聽證會,公開辯論這些已剔除地區要納入徵收的公益性及必要性,不要讓原本可以安心生活的居民多年後還要為此勞累奔波。

土地徵收不是回應民意的工具,民航局應調查機場園區尚未搬遷居民是否想剔除徵收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余宜家說明,土地徵收不是回應民意的工具,依法必須符合公益性、必要性、比例原則、跟最後手段,希望行政部門也有所節制,必須依法行政,希望行政院副院長鄭文燦出面協調,遏止民航局再擴大區段徵收範圍。除此之外,倘若真要啟動都市計畫變更,應針對目前機場園區內所有住宅區,未來跟產專、機場專用區的緩衝帶,確保居民續住的寧適使用,才是真正解決有意納入徵收居民認為有居住品質問題的解決辦法。另一方面,民航局若未了想要徵收的居民啟動都市計畫變更,那更應該主動調查機場園區還沒搬遷的居民,是不是實際上不想被徵收,在竹圍街、漁港路、國際路、自強街等處,都還有尚未搬遷的居民,他們應該也有同等的權利,訴求變更計畫剔除徵收。最後,強烈呼籲民航局,不要藉此機會,又強徵不願被徵收民眾的家園;在過去,航空城就曾因為「鄰居來陳情,我也被徵收」,具體來說漁港路兩側、自強社區,都曾發生反徵收居民莫名被納入的情況。

民航局簡副處長不願保證反徵收居民不會被納入,民眾訴求下週說明會應停開  

在團體和居民的訴求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簡龍鳳副處長出面陳情。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質疑,民航局無需透過都市計畫變更說明會,也能調查哪些居民想要被納入徵收,況且依照航空城人民陳情意見處理原則,集合式住宅需百分之百同意才能納入,此次要召開都市計畫變更說明會的範圍,如東隆凱悅、君品社區,直到今年,反徵收民眾也曾陳情,既然依陳情辦法不能納入徵收,根本不需要寄發通知給這些居民,訴求下週說明會應停開。對此,簡龍鳳副處長表示,此次召開說明會是依內政部都委會982次會議決議,民眾陳情後,才會確認是否納入徵收,將依都市計畫、土地徵收繼續審議。因為簡龍鳳副處長無法保證反徵收居民不會被納入,陳情民眾情緒激動,認為民航局強徵土地將摧毀他們的生活,最後簡副處長拿走陳情書後不再回應隨即離去。 

記者會後,崁下社區居民呂文忠補充,他的父親呂阿雲,在民國102年航空城審查時,因為不願土地被徵收,在抗爭日獨自一人到工作一輩子的農田喝農藥自殺。經過長久的抗爭,他們家終於被保留下來,完成父親的遺願。呂文忠繼續解釋,後來因緣際會在崁下社區買了一棟沒有被徵收的透天厝;怎麼也沒想到,父親走了之後10年後的今天,又再度收到交通部要擴大徵收範圍的公文,究竟何時才能安心生活。呂文忠直呼,究竟政府要徵收多少土地、多大的面積才會甘心,究竟土地正義何在?

Facebook
Twitter
Email

相關文章

論公正轉型的緣起與發展

公正轉型的概念,並非於學術研究之理論思辨而生,而是隨著經濟轉型與環保運動的推波助瀾,由實際行動而驅動形成的產物。提出公正轉型概念的目的,在於保護環境的同時,亦保障第一線勞工與社區的工作與健康。

從煤礦礦村議題談當代氣候變遷下之公正轉型

因為總統大選期間,賴清德萬里礦村老家遭指控為違建,「礦村」議題才稍稍被社會關注;卻也隨著選舉落幕,議題又消逝無蹤。萬里從日治時期以來,一直都是早期重要的產煤礦區,世代的礦工家族居住於此,卻為什麼這些長久的礦村最後反而落入違建爭議?煤礦停採後的臺灣又如何面對這些失業的礦工?而近年來,隨著氣候變遷COP24喊出的「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又與礦村爭議有什麼樣的連結?